肠道的作用是从食物中吸收身体所需营养,所以它应该是“健康之源”。肠道消化、吸收进入有益身体的食物,并将营养供给至全身,使我们充满活力。

但是肠道活动不一定都对人类有益,因为肠道吸收的不仅仅是对身体有益的物质。便秘、肠道高龄化导致有害物质在肠道内堆积,这些有害物质同样也通过肠壁并被身体吸收。正因为肠道是“健康之源”,所以稍有不慎,它就会成为“万病之源”。

人体脏器中,大肠是引发疾病最多的脏器。每个人的肠道环境不稳定,个体差异非常大。

肠道内的有益菌、有害菌、机会致病菌的种类和比例各不相同,所以由此产生的有害物质和腐败物质也多种多样。这些会对肠道主人的营养情况、所服药物的药效、生理机能、老化速度、癌症发病率、免疫功能、感染等各个方面产生很大影响,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各种疾病。

其中最为严重的疾病当属大肠癌了。

2008 年的人口动态统计(日本厚生劳动省1 )显示,30% 的日本人因癌死亡,大大超过排名第二的心脏病(16%)和排名第三的脑血管疾病(11%)。而且预计今后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每两个日本人中就将有一人死于癌症。

在各种癌症中,大肠癌呈显著增加的趋势。

胃癌曾是日本排名首位的致死原因。但从十几年前开始,胃癌致死率逐渐平稳,大肠癌的致死率不断升高。

日本男性死因第一位是肺癌,第二位是胃癌,2009 年大肠癌超越肝癌成为第三大死亡原因。而早在 2005 年,大肠癌就超越胃癌成为日本女性的首位致死原因。按照这一趋势,大肠癌很有可能会在未来成为日本人首位致死原因。

在大肠癌患病率显著增加的情况下,有什么办法可以降低大肠癌的风险呢?

科学家们对此做了大量的调查。

美国的研究人员自 1981 年起在威斯康星州展开了一项调查。该项调查以约 350 名大肠癌患者和 600 名非大肠癌患者为对象,调查他们的饮食中是否含有发酵乳。

调查报告显示,35 岁以上的人群在饮食中加入发酵乳会降低患大肠癌的风险。在洛杉矶进行的调查中也显示了相同结果。

日本也从 1993 年到 2002 年间,针对 400 名大肠息肉患者展开了一次类似的实验。大肠息肉是指生长在大肠内侧的赘生物。良性息肉没有关系,但是恶性息肉就有可能病变成大肠癌,所以必须做手术切除。

实验结果显示,服用了干酪乳杆菌代田株( Lactobacillus casei strain Shirota)的患者的大肠肿瘤发生率低于没有服用的患者。在患有大肠肿瘤的患者中,服用了干酪乳杆菌代田株的患者的肿瘤恶化率也更低。

也许有人听说过干酪乳杆菌代田株,活菌型乳酸菌乳饮品养乐多中所含有的益生菌就是它。 美国、日本两国的研究调查结果都显示,肠道内的有益菌能有效抑制大肠癌的发生。

那么有益菌如何预防大肠癌的发生呢?

以前的普遍观点认为乳酸菌在肠道内释放乳酸,使肠道呈弱酸性,由此抑制了有害菌的繁殖。但是,我们在前文介绍的厚生省的实验中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结果。服用干酪乳杆菌代田株(乳酸菌的一种)的患者肠道内的乳酸菌,是没有服用干酪乳杆菌代田株的患者的 100 倍以上。这一点很正常,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们大便中增多的不是乳酸而是丁酸。

乳酸菌明明释放的是乳酸,为何大便中增多的却是丁酸呢?其中一种说法是“吸收乳酸的丁酸产生菌增多了”。也就是说乳酸菌释放乳酸,而吸收这些乳酸的细菌又释放出丁酸。这样解释逻辑上也说得通。

如果真是如此,丁酸就有可能是预防大肠癌的关键。丁酸也许能够抑制有害菌生成致癌物的活动,并且可以杀死癌细胞。在腹泻等肠道环境恶化的情况下,丁酸可以修复肠黏膜。释放丁酸的丁酸产生菌还会释放出低聚糖,由此增加以低聚糖为营养来源的双歧杆菌的数量。所以丁酸对改善肠道环境有重要作用。

丁酸产生菌的营养来源是乳酸,而在构建“有益菌网络”时乳酸菌又不可或缺。因为乳酸菌能够有效抑制致癌物质和有害物质的增加。

此外还有研究认为乳酸菌可以提高免疫系统活力。

本文选自《大便通:便秘、肥胖、衰老与肠道菌》,作者是在日本有“大便博士”之称的辨野义己,日本临床肠内微生物学会理事,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创新推进中心辨野特别研究室特别招聘研究员。农学博士,主要研究肠道环境、微生物分类学,运用DNA解析法发现了多种肠道细菌。致力于研究肠道细菌和细菌间的关系,曾获日本文部科学大臣表彰、科学技术奖、日本微生物资源学会“学会奖”等各种奖项。经常在日本电视节目、杂志中介绍宣传双歧杆菌、乳酸菌的肠道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