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便由什么构成——有益菌和有害菌

第1 章 大便由什么构成——有益菌和有害菌

80 年的寿命内排泄8.8 吨大便

在日本,过去清纯派的偶像歌手会说自己从不大便。当然没人会真的相信这句话,但是这些偶像们为了保持形象确实不在粉丝和媒体面前去厕所。

但是不论多么想维护形象,人都会大便。不论国王或偶像,所有人都由相同的物质构成。将排泄这种理所当然的行为视为破坏形象反而不正常。就是因为有这种想法,很多中小学生在学校里拒绝上厕所而导致便秘,所以我们必须摒弃这种偏见。

每个日本人在80 年的寿命内平均排泄的大便重量约为8.8吨。在这个数字面前,大家难道不觉得对排便遮遮掩掩的行为很愚蠢吗?

因为我们要生存就必须进食,所以每个人都要排便。所有动物都必须通过食用其他动物或植物来摄取营养。吃下的食物在消化器官内分解、吸收,成为维持生命的能量来源。如果人体能吸收吃进去的所有食物,那就不会产生大便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无论如何都会产生食物残渣。

那么从口腔进入身体的食物,在身体内要经过怎样的过程才会成为大便呢?

连接口腔和肛门的消化道全长约8 ~ 9 米。这么说好像会让人感觉食物在经过食道和胃之后就会被径直排出,但实际上从胃延伸出的肠道“蜿蜒绵亘”,所以食物从口腔到肛门是一次相当漫长的旅程。

在口腔内经过咀嚼后的食物与分解淀粉的消化液(也就是唾液)混合后经过食道到达胃。食物在胃部被胃液中的酶分解出蛋白质,被视为传染病罪魁祸首的细菌和病毒也在此处被杀死。

所以能通过胃这道“关卡”的都是不怕胃酸的细菌。而这些细菌在每毫升胃液中平均只有100 ~ 1000 个。但是细菌会在短时间内通过细胞分裂的方式成倍繁殖,所以这些细菌在离开胃到达肠道的第一部分时数量就已经非常庞大。

进入胃部的食物大约要经过4 个小时进入小肠。消化道中最长的就是小肠,大约有6 ~ 7 米,按离胃部的远近依次分为十二指肠、空肠、回肠三个部分。小肠的作用是分泌消化酶,分解食物并将营养吸收进体内。

为了加快吸收速度,小肠内壁有大量的环形皱襞,其表面有很多绒毛状的突起。所以小肠的表面积很大,如果将小肠的皱襞和突起铺平,大约相当于一个网球场的面积。小肠的功能不只消化和吸收。小肠会最先对外界侵入的异物产生反应,所以它还是提高免疫力的器官。如果小肠功能减弱,就会易感冒、易疲劳。一旦小肠生病了,不论何种动物都难以长久生存。

大肠内的“发酵”或“腐败”

接下来在小肠中没有被消化、吸收的食物残渣就会进入大肠。大肠的长度约为小肠的四分之一,只有1.5 米。从大肠入口开始依次分为升结肠(15 厘米)、横结肠(40 厘米)、降结肠(30 厘米)、乙状结肠(40 厘米)和直肠(20 厘米)。大肠一端先向上再横向转弯,接着向下,通过S 弯道后就变成向下的直线走向。大便在经过如同F1 赛道一样的大肠后被排泄出来。大肠所有部分的主要功能都是产生并储存大便,所以与小肠相比其功能要单一得多。

从小肠传送到大肠的物质每天大约有600 毫升。大肠吸收这些物质中的水分和矿物质,排泄出多余的镁、钙和铁等物质。

这些物质成为大便并被排泄出体内大约需要12 ~ 48 小时。这些物质在大肠入口是液体状态,但是在进入到升结肠的过程中 水分被逐渐吸收成为半泥状,接着在横结肠内像面包坯子一样进行各种“处理”后成为泥状。而在进入降结肠后水分被进一步吸收,成为半固体状态。在乙状结肠中成为固体,最后经由直肠通过肛门排泄出体外。

因为这一系列过程并不复杂,所以过去人们认为大肠并不重要(与小肠相比)。如果把动物体内关系着消化、吸收、免疫的小肠拿掉,动物就无法生存。但是拿掉大肠后动物仍能存活,因为把食物残渣排出体外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人工肛门完成。

但是这种观点大大低估了大肠的作用。

大肠的功能不仅仅是排出食物残渣,它还承担着更重要的工作。从食物残渣到大便的转化过程中,大肠的蠕动影响着人体健康。

通过大肠的物质会出现“发酵”或者“腐败”的变化。这两种变化都是微生物引起的分解作用。味噌、奶酪、纳豆这些食品都是发酵而来,不过腐败的东西就不能食用了。

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在大肠内发生的变化中,对人体有益的是发酵,有害的就是腐败。即使是同种物质,如果大肠蠕动功能良好就会发酵,但若蠕动功能不好就会腐败。发生腐败后,腐败物质经过肠壁会被人体再次吸收,成为多种疾病的诱因。在人体脏器中,与疾病相关最多的就是大肠,可以说大肠是“万病之源”。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将具体介绍与大肠有关的疾病。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说大肠与小肠一样,其作用不可忽视。

“无菌人”无法长期生存

那么究竟是什么决定大肠内发生的是“发酵”还是“腐败”呢?发挥关键作用的就是我研究的肠道细菌了。大肠内的细菌多种多样,即使同一个人,根据饮食结构和身体状况的不同细菌种类也会不同。不同的肠道细菌构成决定了大肠内的环境更容易发酵还是腐败。在“万病之源”大肠中大量存在的肠道细菌左右着我们的健康。

序章中曾提到,大便的一大半是水分,剩下的是食物残渣、脱落的肠黏膜和肠道细菌。排泄出体外的大便中所含细菌的种类与肠道细菌的构成大致相同。所以通过研究大便中的细菌,就可以了解人体大肠的健康情况。

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细菌居住在人体内呢?也许有人听到有生物生活在自己体内会觉得不舒服。实际上20 世纪60 年代实验室曾培育出体内没有微生物的“无菌小白鼠”,这只小白鼠的寿命是普通小白鼠的1.5 倍。这么看,似乎人体内没有细菌才对人类更有益。

但实际并非如此。无菌小白鼠没有构建免疫机能的机会,所以抵抗力非常差。它没有携带肠道细菌产生的维生素K,所以受伤后血液难以凝固,伤口不易愈合。虽然这只小白鼠在实验室中存活了很久,但若在自然界中恐怕非常短命。

所以即使有“无菌人”,他们也会立刻感染病毒或细菌并会陷入生命危险。其实出生前的胎儿就是无菌状态,但是他们在分娩出来后就不是无菌的了。

人类在出生前经过产道时,会接受来自母体内的细菌。自然分娩的情况下,胎儿在产道内接受来自母体的细菌数量会在24 小时内增加到1000 亿个以上。这帮助我们在出生后立即就拥有了抵抗力。

当然,细菌对人类来说是把双刃剑。有很多细菌会引发疾病。但是正是这些细菌的存在帮助人体免疫机能了解“外敌的性质”,从而能够抵抗疾病侵袭,促进伤口愈合。而且人体内还有抑制有害细菌繁殖的细菌。总而言之,人类必须和细菌共生存。

有益菌促进发酵,有害菌引起腐败大肠中既存在有益菌也存在有害菌。也许有人认为大肠中的细菌都是“大肠菌”,但并非如此。最先被发现的肠道细菌被科学家命名为“大肠菌”,但正如前文所说,现在大肠内约存在1000种以上的细菌。

这其中既有分解食物糖分后产生乳酸和酒精(发酵)的细菌,也有分解蛋白质和氨基酸后产生硫化氢和氨(腐败)的细菌。前者是有益菌,后者就是有害菌。

但是我们并不能将肠道细菌简单地划分为“有益”或“有害”。就像选举时有一部分无党派人士会在关键时刻将选票投给即将获胜的候选人一样,大肠内还有一部分“机会致病菌”,它们会根据肠内环境的变化随时倒戈到势力强的那方细菌。

而且即使被划分为有益菌,这些细菌也未必会做对人体有益的“工作”。有时根据条件的变化,这些有益菌也可能会做出有害的“举动”。相反,被称为有害菌的细菌也有可能“从事”有用的“工作”。所以请千万不要将“有益菌/ 有害菌”的分类绝对化,而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下面来介绍具有代表性的肠道细菌。

首先是有益菌代表——乳酸菌。乳酸菌以乳糖和葡萄糖为营养进行繁殖,通过发酵产生乳酸,可以保持肠道内的酸性环境。“乳酸菌”是这类细菌的总称,有乳杆菌(Lactobacillus)、乳球菌(Lactococcus)、肠球菌(Enterococcus)等各种乳酸菌。现在已经发现了26 属400 种以上的乳酸菌。

还有一种广为人知的有益菌——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双歧杆菌的特点是从葡萄糖中产生乙酸和乳酸。目前已经发现了40 种双歧杆菌。人类的肠道中栖息着包括两歧双歧杆菌(B.bifidum)、长双歧杆菌(B.longum)、短双歧杆菌(B.breve)在内的6 种双歧杆菌。

乳酸菌和双歧杆菌可以促进肠道蠕动、预防便秘和腹泻,所以被称为有益菌。这两种细菌还能促进消化吸收,增强免疫细胞活力。

另一方面,有害菌的代表则是产气荚膜梭菌(C.perfringens)。它属于梭菌属,普通人不太熟悉这个名字。这种细菌会使蛋白质变质产生毒素。它不仅会造成食物中毒,还会产生致癌物,对人类来说当然是有害的。除产气荚膜梭菌外,还有同属于梭菌属的艰难梭菌(C. difficile)、属于拟杆菌属的脆弱拟杆菌 (B.fragilis),这些细菌都是病原性细菌。

吃肉较多的人的大便中经常能看到这些细菌,而肉食较多的人,大便也多具有“恶臭”,所以有“恶臭”味也是有害菌的特点之一。日常生活中不太关注大便的人可能认为“所有大便都臭”,其实仔细闻会发现臭味也有很大差别。如果前一天吃了肉,第二天的大便就会尤其臭。这股强烈的臭味就是有害菌产生的有害物质引起的。

有害菌也是屁臭的罪魁祸首

有害菌不仅会使大便变臭,屁的臭味也受其影响。

屁是从嘴进入体内的空气和肠内气体混合后产生的物质。细菌的活动每天会给肠道带来1 升左右的气体。

大便和屁都是肠道细菌作用的结果,所以大便臭,屁自然也臭。前面说过大便是通知我们身体状况的“书信”,所以在“阅读书信”之前闻一闻屁就能大致知道“信”的内容。如果说大便是记录肠内观察结果的“论文”,那么屁就相当于论文的“前言”和“摘要”。

屁中所含气体成分因人而异,肠道有害菌较少的情况下,气体中大半是氮、二氧化碳、氢和甲烷。这些气体几乎没有臭味。但有害菌多的肠道里则多是氨、硫化氢、粪臭素、吲哚、苯酚、甲基硫醇等一些释放恶臭的物质。比如硫化氢的气味像变质的温泉鸡蛋,苯酚的气味类似于消毒液,甲基硫醇的气味像腐烂的洋葱。这些物质都散发出令人讨厌的臭味,就是这些物质让大便和屁具有了臭味。

谁都不愿意闻这股臭味(我要是能不闻的话自然也不愿意闻),但是如果仅仅是臭味的话倒可以忍受,毕竟使用除臭剂就可以缓解卫生间里的异味。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臭味。屁和大便的臭味传递出肠道环境变差的信号,所以掩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为了平衡有益菌和有害菌的关系,我们必须直面“臭味”。

顺便说个题外话,大家知道憋屁会有什么后果吗?特别是很多女性在外都会憋住屁吧,但憋住屁并不意味着肠内气体就此消失。当然,如果只是暂时憋住,稍后再去厕所的话,屁可能会和大便一起排泄出来。但是对于便秘患者来说就未必可行。没有排泄出的肠道气体物质会被大肠的毛细血管吸收后进入血液,最后会经过肺部呼出体外。1

也就是说屁从嘴巴排出来。

当然从嘴里出来的屁不会发出声音,而且由于血液的搬运,也不会散发出臭味。但是一想到屁从嘴里出来,以后憋不憋还真成了一个难题。不过,不好的气体在肠内堆积后肠道环境会逐渐恶化,严重影响身体健康。

听到别人放屁的声音我们忍不住笑,但和大便一样,所有人都会放屁,如果总是憋着不放屁就会影响健康。当然听音乐会、参加葬礼时最好憋住,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像咳嗽、打喷嚏一样自然地放屁。

1  小分子气体可以通过毛细血管溶解到血液中,进而被血液搬运到肺泡,通过呼吸排除体外。——编者注

肠道内的“机会致病菌”

回到肠道细菌这个话题上。

调查健康人群的大便后发现,这些人大便中的乳酸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的数量占到肠道细菌整体的10% ~ 30%。而患有便秘或健康状况不佳的人,其大便中有益菌的比例则非常低,与此相对有害菌的比重会增高。但是,产气荚膜梭菌和脆弱拟杆菌等有害菌的比例不会达到30% ~ 40%。在肠道这个“国会”中,“有益菌党”和“有害菌党”都不会单独获得“超半数席位”。因为肠道中还存在发挥巨大作用的“机会致病菌”。这类细菌约占肠道细菌整体的70%。肠道内的这一大势力经常“两头倒”,会根据肠道环境的风向,选择与有益菌或有害菌组成“联合政权”。“机会致病菌”的这种选择,对肠道内容易发酵还是容易腐败起决定作用。

“机会致病菌”中最有名的就数大肠杆菌了。

大肠杆菌有很多种,其中包括O-157 大肠杆菌(肠出血性大肠杆菌)这类自带病原性的细菌。但是绝大部分大肠杆菌都既不“性善”也不“性恶”。在有益菌占主导的肠道内,大肠杆菌不会为恶。但一旦有害菌在肠道内占主导地位,大肠杆菌就会成为有害菌的帮手,促进肠内腐败的发生。

每克肠内物质中平均就有1000 万~ 1 亿个非病原性大肠杆菌。大肠杆菌虽然是具有代表性的肠道细菌,但它并不是数量最多的。比如每克肠内物质中就有100 亿~ 1000 亿个双歧杆菌。在人类社会中,拥有1 亿人口的国家就算是人口大国了,但是细菌的计量方式和人口可不相同。细菌即使有1 亿个也不是“多数” 。

肠内的常驻菌中,势力最强大的是非病原性的拟杆菌属。拟杆菌属也是机会致病菌。这种菌属占到了肠道细菌的40% 以上。除此之外还有真细菌、瘤胃球菌属、梭菌属等机会致病菌。这些细菌的功能和种类暂时还未完全探明。

大肠杆菌虽然基本上都是机会致病菌,但其中有些对动物有很好的作用。有些大肠杆菌会产生毒素,但有些大肠杆菌也会抑制毒素生成。比如牛是携带O-157 大肠杆菌的动物,为了抑制牛体内O-157 大肠杆菌的活跃,人们会尝试给乳牛和肉牛注射有益的大肠杆菌。

在此希望大家能记住一个与肠道细菌有关的关键词。我们把对人类健康有益的微生物统称为“益生菌”。这个词将在本书之后的章节中反复出现,所以请记住这个词。

乳酸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都是益生菌的代表。所以在乳酸菌饮料等一些健康食品中会添加这些细菌。可以击退O-157 大肠杆菌的大肠杆菌,对于牛来说也是益生菌。正如之前文中所说“有益菌”和“有害菌”的分类是为了便于理解,某种细菌对动物有益还是有害并不能一概而论。

40 天内只吃肉的人体实验

前文大致介绍了肠道细菌的整体情况。要预防来源于大肠的疾病,就要阻止机会致病菌和有害菌成立“联合政权”,构建难以发生腐败现象的肠道环境。因此我们需要让肠道内的有益菌占有压倒性优势。

那么如何才能使有害菌减少,有益菌增加呢?

只要想想肠道细菌借助什么繁殖,就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肠道细菌以脱落的肠黏膜和输送到大肠的食物残渣为营养来源。有益菌和有害菌的营养来源不同。乳酸菌和双歧杆菌以乳糖和葡萄糖为营养源,而产气荚膜梭菌等有害菌则从蛋白质中摄取营养后产生有害物质。

不过蛋白质是人体不可或缺的营养元素,所以无论我们多么不愿增加肠道内的有害菌,也必须摄取蛋白质。摄取食物的目的是为了获取食物中的营养,如果认为食物中的营养只是肠道细菌的营养来源就本末倒置了。

但从健康的角度考虑,我们在吃饭时还是应该尽量注意减少有害菌数量的增加。喜欢吃肉的人的肠道内就有很多有害菌。实际上20 年前我曾做过这样的“人体实验”。为了观察肠道环境的变化,我和另外四名同事进行了连续多日只吃肉类食品的实验。

读到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会想起几年前一部非常火的美国纪录片——《超码的我》。该片记录了主人公连续30 天只吃麦当劳后身体发生的变化。

很多人看了这部纪录片后很震惊,但其实我早就做过类似的实验,所以当我看到这部纪录片时并不惊讶,而且我和同事的实验持续时间要比那部纪录片长10 天。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个实验太蠢了,但是为了知道真相,事实往往比理论更具说服力。话虽如此,但在这项实验上,让其他人充当实验的“小白鼠”并不合适,所以我和同事才亲自上阵。那时候我才30 岁出头,带着兴奋的心情开始了这项实验。当然,坦诚地说,我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吃肉。年轻时的我看到肉会两眼放光,所以朋友们都叫我“肉欲的辨野”。

当时我每天进食的肉量是1.5 千克。早饭是300 ~ 400 克左右的火腿、香肠等肉类加工食品,午饭和晚饭是500 ~ 700 克左右的牛排。这40 天里我没有吃过一口米饭、面包等谷物和蔬菜。当时我们吃的牛排每克大约要800 日元,研究所的上司还抱怨太贵了,可是要是廉价难吃的肉我们可吃不下。

实验之前的黄色大便变成黑色

在实验开始后的几天,我的身体状况处于前所未有的良好状态,这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开始了一项大胆的实验所以情绪高涨。总之,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我总是一边吃牛排一边开玩笑说:“果然肉吃得多才能精力充沛!”

但是随着实验的继续,我发现自己身上的气味越来越重,脸上开始变得满是油光。总而言之,就是变成了女性讨厌的状态。

如果只是不受女性欢迎倒还好说,至少健康上没问题。但是过了不久,我的体重虽然没有增加,但身体却感觉越来越沉重,经常疲惫不堪。

虽然事先已经做好思想准备,知道这项实验会对身体产生负面影响。但实际开始后,“每天只吃肉”的生活还是比想象的更残酷,所以在第20 天时除我之外的三个人都停止了实验。而我虽然勉强坚持到最后,但也已经疲惫不堪。

那么最关键的肠道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了解这一点的途径自然就是大便。实验开始前我的大便是黄色的,但每天只吃肉后大便颜色不断加深。实验结束那天的大便颜色已经和煤焦油差不多了。

发生巨大变化的不仅是颜色。随着大便颜色的加深,大便也越来越臭,就像肉和鸡蛋腐烂后的恶臭味,就连习惯了大便臭味的我在进卫生间前都有点犹豫。很明显我的肠道内发生了强烈的腐败反应。

大便的变化呈现在数字上也很明显。

实验前我的大便呈弱酸性,pH 值为6.5,这表明肠道内乳酸菌和双歧杆菌占有绝对优势。这些有益菌在发酵肠道内的物质时产生了乙酸和乳酸,所以肠内环境呈酸性。顺便补充一句,母乳喂养的婴儿的大便散发出的酸甜气味,就是因为婴儿肠道内的双歧杆菌活跃频繁,所以母乳喂养的婴儿的大便酸性度高于大人,呈强酸性(pH 值为4.5 ~ 5.5)。

但在40 天实验后,我的大便变成了弱碱性(pH 值为7.5 ~ 7.6)。这表明肠道内有益菌势力减弱,有害菌开始占绝对优势。在调查了肠道细菌的构成后,我发现实验前占肠道细菌20% 的有益菌减少到了15%,原本占10% 的有害菌增加到了18%。光看百分比似乎差距不是很大,但是百分比说明“哪方占优”,这决定了肠道环境的性质。只要有害菌的势力稍微超过有益菌,机会致病菌就会跑到有害菌的一方为恶。如此一来,就会导致肠道内发生腐败反应,使大便颜色和臭味都发生变化。

肠道出血也会改变大便颜色

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饮食对肠道环境影响巨大。大便用眼睛看得见(鼻子闻得到)的形式呈现出了这种影响。普通人可能无法检测自己大便的pH 值和肠道细菌构成,但在卫生间仔细观察大便也能了解自己的肠道情况。可能稍不注意,你的饮食就偏离了正常轨道。

观察时,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大便颜色的变化。

最典型的大便颜色是土黄色和褐色。这是用来分解、吸收脂肪的胆汁导致的颜色变化。胆汁由肝脏分泌,是在十二指肠内活动的碱性液体。类脂质食物吃得越多胆汁分泌的就越多,大便颜色就会加深。颜色越深就越易于有害菌的繁殖,所以需要多加留意。

另一方面,如果大量食用谷物、豆类、蔬菜,大便的pH 值就会下降(即酸性上升),大便就会呈黄色。如果见过牛、马等食 草动物的粪便就会明白这个道理。食草动物的粪便特点就是干燥。人类不是食草动物,所以大便当然不会和食草动物的完全相同,但类似食草动物的粪便的状态,可以说是健康的粪便。

最需要警惕的大便颜色就是黑色。吃肉实验后的我就是如此。过量食用肉类,促进了有害菌的繁殖,加速肠道内腐败反应的速度,导致大便变成黑色。

当然只吃肉导致大便变黑只是极端个例。没有人能40 天只吃肉(即使爱吃肉的我,也绝不想再体验第二次)。如果没有吃那么多肉,大便却变黑的话,就要考虑肠道是否出血。这有可能是胃或十二指肠出血,应立即就医。

此外如果肉眼能看到便血,就有可能是大肠出血,此时也需要立刻就医。发白的大便也要引起注意。患有胆道阻塞的病人由于胆汁的分泌量减少,大便不会“着色”,所以发白。

在说到大便和食物的关系时,大便的“量”也是观察重点。不是吃得多大便就排得多。大便的量也随饮食习惯的变化而变化。例如,如果大量摄入膳食纤维和碳水化合物,大便就会很粗。而如果长期大量食用营养价值低的垃圾食品和零食,大便就会很细,量也会减少。

腐败臭味是对饮食结构亮出的“黄牌”

还有一个需要重点观察的要素就是大便的臭味。前面我们说过,如果肠道内有害菌多,大便和屁就会非常臭,也有种常见的情况就是食物本身的气味进入到大便中。

我的研究室中就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我采集了同事1 克的大便,在其中加入稀释液后闻到一阵香味。闻了一会儿,我确定是网纹瓜1 的香气。

于是我问他本人:“你吃网纹瓜了?”

“是啊。昨天我妹在新宿的高野2 买了个网纹瓜,我吃了四分之一。”

但是加了稀释液后还有这么重的网纹瓜气味,所以我认定他不可能只吃了这么点。我接着问他:“撒谎!你吃了得有一个吧!”同事苦笑着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在我这么长的研究生涯中,还从未闻到过那么好闻的大便。当时高野的网纹瓜一个得要7000 日元(450 元人民币左右),所 以大便也有了高级的香气。

1 日本培育出的特殊甜瓜品种,对土壤微生物环境要求严格。——编者注
2 日本东京百年水果老店。

当然我们没有太多机会吃掉整个这么高级的网纹瓜,所以也不指望能有这么香的大便。但是“不臭的大便”确实更符合健康标准。

比如经常吃蔬菜和水果的人大便就不太臭。因为这些人肠道内有很多有益菌,所以不会散发出腐败的臭味。

排便后我们不仅要观察大便量和颜色,还要注意大便的臭味。很多人排便后会屏住呼吸立即冲掉,但这样就浪费了反省饮食结构的机会。我们应该闻闻大便是发酵臭还是腐败臭,如果是腐败臭就说明大便对我们的饮食结构亮出了“黄牌”。

中国古代以及李氏王朝之前的朝鲜半岛都存在“尝粪”的文化,即通过尝大便的味道来判断健康状况。在儒教文化盛行的过去,孝子用尝父母大便的方式判断父母的健康情况。

当然这是在现代化诊断技术诞生之前的事了,现代社会就没必要去尝粪了。不过这也说明从古至今,大便一直被认为是判断身体健康与否的晴雨表。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也应该珍惜这种流传至今的智慧。不必用舌头去尝,但至少应该用眼和鼻子认真观察大便。

为了补充营养而“食粪”的动物

下面说点题外话,我在实验中好几次因为失误而不慎“尝粪”。因为在给大便中加入稀释液时需要使用移液管。

移液管用来吸取试管中的液体样本。一般在吸到需要的量时,就要用手指按住管口,以避免过量。但因为这是人工作业,失误在所难免。有时一不小心吸多了就会溅到嘴里。

一般为了防止误吸,使用移液管时通常都会在吸口放置棉塞,但是我对自己的技术过于自信,觉得应该不会出问题所以没塞棉塞。

最糟糕的一次是,稀释癌症患者的大便液体进到了嘴里。虽然液体进到嘴里不会生病,但是强烈的恶臭还是让我恶心了一会儿。还好现在有了移液枪,已经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故了。过去研究大便真是个又脏又累还危险的活儿。

我的“尝粪”经历虽然失败了,但是在动物界真有积极“尝粪”的动物。

比如考拉会让孩子吃自己的粪便。这样做不是出于儒教思想中的孝顺,而是为了补充日常食物中不足的物质。考拉的主食是桉树树叶。桉树树叶中含有有毒的单宁酸,如果肠道中没有可以用来解毒的细菌,考拉就无法吃桉树树叶。所以小考拉断奶后,首先要食用大考拉的粪便来获取解毒细菌。

除了考拉,还有一些动物为了补充纤维和矿物质也会食粪,比如小白鼠。对于动物来说,大便并不是不能再吸收的物质。

其实,在人类世界也存在用大便治病的例子,当然不是用嘴吃。法国曾经尝试将健康人的大便从患者肛门送进体内,以此来治疗溃疡性大肠炎。

不过不是将大便直接送进体内,而是加水稀释后注射进体内。这种方式控制了便血的症状,有效缓解了病情。这个医疗案例发生在20 世纪70 年代。

这个治疗方案的原理可能是让健康人大便内的有益菌在患者的肠道内繁殖,以此改善肠道环境。由此可见细菌对肠道环境影响巨大。

目录

合作: 赌球评级 百家乐导航 新葡京娱乐场